荒丘

暮冬时烤雪 迟夏写长信

十八线乐队鼓手,眼盲的守林员,寻死的年轻人,医者和孤山,道人与篝火

脑子里全是单独的人和零碎的片段

想不出完整的故事

2018-12-14

大象

――仅以此文纪念胡迁先生

一个坏消息。大象看着我说。

彼时我正靠在窗台上,刚刚点燃的烟还没来得及抽第二口。洗衣机工作到一半。那些白色的泡沫在我眼里来回翻腾。

有屁快放。

我得回马戏团了。他伸手扶了扶自己头上那顶红色瓜帽,很诚恳地告诉我。

行啊,我咬着烟蒂含糊不清,走之前记得把衣服给晾了。

这一次是真的。大象甩着他的鼻子,一不小心被我弹出的烟灰呛住,喷嚏打得惊天动地,那张爬满皱褶的象脸通红而又扭曲。

我懒得再看他,别过脸将眼睛埋进烟雾。

我还挺想念之前的生活。大象瓮声瓮气,我跟着马戏团周游世界。我瞥了他一眼,眼底的嘲笑挡都挡不住。

你别这样,他急了,周游全国总有的吧。

大象还...

2018-12-11

胸腔被苔藓填满,鱼鳍爬出

这里没有海

三月的风

八月的光亮

十二月的冰

在我嘴里化成气泡,裂开

有雾

火炉灼烧着我的舌头

耳朵在尖叫

鳞片在蔓延

2018-12-09

所以呢,你到底在难过什么

2018-12-05

*情绪产物*


邻居死了。

是在浴缸里把自己溺死的。

挺折磨人的,男人想。他站在门前,一只手提着塑料袋,一只手在裤兜里摸索钥匙。烟烧得差不多了,要灭不灭的,男人咬着烟蒂进了屋。

风和烟雾被门断开。

随意地将钥匙扔在鞋柜上,男人趿拉着拖鞋蹭进厨房,烟已经全熄了,他对着垃圾桶把它吐了出去。

冬天的天色暗得及早。

还未到六点,屋里已经被缓慢沉下来的夜色压得模糊不清。

他懒得开灯,摁下抽油烟机不断闪烁着的光标,光线伴随着不小的轰鸣声亮起,照亮了下方的气灶。

男人摸出烟盒,点燃了第二根烟。

塑料袋就放在旁边,里面是男人下班后去超市买的一些食材,他没去看,而是低头寻到放在厨房里的矮凳,然后叼着烟坐了下去。

香烟在这轰鸣声...

2018-12-03

如影随形

#断断续续

#想出多少写多少


门口的开关“啪嗒”一声被人摁开,霎时间 泄下来的光亮将黑暗驱逐至窗外,钟南摘下鸭舌帽,浸了些汗水的帽沿捏在手里湿漉漉的,廉价布料的味道混合着汗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。


狭小的出租屋里陈设简陋,钟南直直地走向角落里那张单薄的行军床,随后鞋也没脱地倒了上去。


他将脸整个埋进满是白色汗渍的枕头里,憋闷感使本就混沌的大脑更加昏沉。房间里格外安静,电流在劣质灯泡上闪烁,发出断断续续的细小嗡鸣。他躺倒在那里,疲惫不堪。


公共浴室的水龙头没有拧紧,钟南闭着眼,粗糙的布料抵着他的脸,呼出的气息变得沉闷且灼热,盖过了连续不断的滴水声。


夜里也没比白天凉快到哪...

2018-11-22

抵达

你在夜里逃亡

仓惶成为胯下的马

愁苦在山峦之间折返

绕着脖颈

打结

过往坠在肩上

你看不到月亮

也看不到

前方

2018-11-12
1 / 14

© 荒丘 | Powered by LOFTER